1. 首页
  2. 心理

《忏悔录,或疼痛的文字》的题记谁有

我无数次目睹惨遭杀戮痛苦死去的可怜动物,但我不曾帮助它们,见死不救是人类对它们的基本态度;我无数次目睹在几乎无法生存的恶劣环境里艰难挣扎的动物们,心里也生起怜悯之情,但这仅仅是旁观者稍纵即逝的感情,我很少为改善它们的命运做点什么;我无数次得知,许多生灵正在灭绝,一位生态学家告

《忏悔录,或疼痛的文字》的题记谁有

我无数次目睹惨遭杀戮痛苦死去的可怜动物,但我不曾帮助它们,见死不救是人类对它们的基本态度;我无数次目睹在几乎无法生存的恶劣环境里艰难挣扎的动物们,心里也生起怜悯之情,但这仅仅是旁观者稍纵即逝的感情,我很少为改善它们的命运做点什么;我无数次得知,许多生灵正在灭绝,一位生态学家告诉我,地球上的生物每小时灭绝75种——而且这个速度还会加快,也就是说,每分钟都有一种生命永远消失了,而创造一个物种,却需要亿万年的时间。

我们对此却浑然不觉,陶醉于消费文化布置的霓虹里,我们以为享乐的盛宴会天长地久,我们顾不得或懒得问一声:莫非,我们能在生灵的血泪里,在自然的废墟上,建筑起人的永恒天堂?

这些年里,我常常为此陷入痛苦和愧疚的情绪之中。

但除了写过一些悲天悯物的文字,我并没有为受伤害的大自然和生灵们做过什么,比如:栽植一片树林,澄清一河浊水,制止一次山崩,援助一群迁徙无路的候鸟……

  今天,我握起无力的笔,写下这些疼痛的文字,是哀悼,也是自责和忏悔。

然后,我将走出这苍白的稿纸,走向荒山大野,走向它们的故址,我要用心去做点什么。

先哲曾经教导我们:爱就意味着去做,忏悔就是虔诚地为赎罪而行动。

——题记

本文来自投稿,不代表本站立场,如若转载,请注明出处。